文学中国
 汉字书法
 美术中国
 音乐中国
 影视中国
 舞蹈曲艺
 摄影中国
 戏剧中国
 雕塑建筑
 中医文化
 民间艺术
 武术杂技
 
当前位置:中国文化学会 → 文化资讯 → 详细内容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国家功勋人物蒋少芳
【换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蒋少芳,1949年秋季入中学,(就读于”新民中学”,玉林县解放时,曾任学校慰问中国人民解放军慰问团团长,撰写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如神兵从天而降》一文,遂被刊发于当时地方大报。)1950年务农。别署香稻村农、岳海草堂主,汉族,1937年生于广西玉林市名山二泉村勤俭耕读世家。广西书香之家。素以《二十四史》(光绪戊子季春上海图书集成印书局校印版3289卷,现存玉林市图书馆)及《易经》、《鬼谷子》、《广艺舟双楫》等经典文字为训。敷文化以柔远,广人文以化成天下。1955年初,任广西省立鬱林师范生物.实验教师,运用〔俄〕米丘林学说进行农作物品种实验,有所创造发明(1958年出席第二次全国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大会,受朱德、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在中南海接见全体代表合影纪念)、遂任广西玉林地区农业研究所水稻育种组组长兼中国科学院遗传一室特约研究员、广西农业科学研究所稻作育种研究员,预期育成推广“包胎矮”水稻良种(1978年获全国科学大会重大科技成果奖)。文革期间被诬为“刘少奇安插的定时炸弹”,絷牛棚。覃思十年,追程邈,并融合〔俄〕“马卡连柯教育法”,铸《涛》碑,首开新中国一代世界汉字藏典榜书,游扬天下;既不重复别人,也不重复自己,艺随时代,彰显民族精神。书风蕴深隽逸,屡获国内外重大展赛金奖及特别金奖。经中国、加拿大、新加坡等国家16个艺术团体评为“世界书画艺术界名人”。作品:《钟灵毓秀》、《涛·读书立德天下为公》、《爨(cuàn)·爨宝》、《妈·妈岛荷女》和《用兵如神》(《静幽正治》)分别入刻黄河碑林、开封翰园碑林、曲靖爨碑碑林、中华嶂石岩纪念澳门回归碑林和盐城新四军纪念馆碑林;《跪岳王》、《爱·爱满人间》分别入藏汤阴岳飞纪念馆、曲阜孔府。《秋·捭捄种人》和《秋·香归秋黾》分别荣获纽约“中国和平统一”国际金杯大奖赛和北京迎香港回归祖国艺术博览会命题优偿之姊妹作,均于2010年入编《中华艺术名家博览》,并作为其个性化系列纪念邮票监制发行;《黼·共商共哺共用》、《 (dì)·一带一路》著录于《国学名家辞海》 ;文论及诗书分别入录《中国美术论文集》、《中华诗词范例宝典》、《共和国诗典》、《新中国美术家大典》、《中国作家大辞典》、《世界当代著名书画家真迹博览大典》、《世界艺术通史》、《大不列颠艺术家百科全书》、《中国百年传世经典》(蒋少芳、刘大为等八大名家长卷)、《中华艺术领袖》、《世界艺圣》、《十大殿堂级艺术家》以及喜迎十九大《砥砺奋进,翰墨华珍》国礼级珍藏册。2012年获首届中国民族文艺领袖奖。2013年被选为“十八大文艺代表人物”;同年9月评为中国国礼特供艺术家。著有《国家艺术人物蒋少芳》、《世界艺圣·颜真卿、蒋少芳双人集》等专刊。被中国文艺界、出版界推为“中国最具传奇色彩的伟大艺术家”、“中国文化领军人物”、“国家文化输出战略形象大使、中国文化国际推广代表人物”、“香港艺术交流大使”和金砖艺术金奖及“金砖艺术大师”等荣誉称号。
 
 
蒋少芳美术评论举要
崇祯皇帝御押之谜破释及其鉴赏
——关于郭沫若先生对崇祯皇帝御押之误释问题
蒋少芳
 
    [提 要]
    本文是应答《崇祯皇帝御押“待解之谜”求解》一文。其答案是:此押为崇祯皇帝所书,其隐文为:“国士大本大内一德听”九字,以“听”字出之。本文是从划押者之身份、与其押字结构、线条特征及书法史料等进行考量、分析、综合而得出的结论。并剖析张、郭两位鉴定家释文错误的原因,反证其结论正确。本文论点正确,论据充分,逻辑性强,无懈可击,破释了崇祯皇帝御押之谜,并高度赞扬此押的艺术成就。本文是一篇很有学术价值和实用价值的论文。
    一九九四年九月四日《中国文物报》第四版发表了朱家溍先生所提出有关《崇祯皇帝御押“待解之谜”求解》一文,并一起发表了此崇祯御押拓本(见附图),指明此方御押曾见在故宫南熏殿原藏明代帝后像中一同收藏的崇祯皇帝御笔《思无邪》横幅上,即钤用了此押。此外,故宫还有崇祯皇帝赐给太监曹化淳的一幅御书《九思》,也钤用了此押(可见于王化成《中国历代皇帝墨迹选》(1988年第一版))。显然,此押为崇祯宝玺。但对此押释文,过去曾有两家发表文章。一为书画鉴定专家张珩先生曾释文为“由检”二字,以为是崇祯皇帝用自己名划成之押;而郭沫若先生,由于曾见郑成功在台湾铸造发行的银币上,铸有此押,同时又想到郑成功曾受国姓之赐,遂释文为“国姓大木”,以为是郑成功之押。并坚持认为如果不是郑成功之押,为何铸在台湾银币上?对此问题,兹就笔者所见,陈述如下,以求高明之考证。
    上述张、郭两家的释文都不真确,郭氏之说尤甚。理由有二:一、释文与其身分不相称;二、释文与其结字不相符。“押”,既然由“字”来组成,要真释,首先应从书法本体来剖析,从其押中找出最佳的释文。然后,从其释文的内涵洞悉辨识与其身份不可分割的内在联系,才不至于被地域环境的表面现象所误导。据此,笔者从此御押的笔墨运行轨迹认真思筹深究,即从书法艺术中的线条韵律、节奏、起伏、虚实、进退、蜿蜒、奔泻、呼应、浓缩、扩散等体现视觉美感的元素去鉴赏押的图纹,悟出其自然的民族文化背景所孕育的艺术底蕴。发现此押最佳释文应为:“国土大本”,“大内一德”和“听”等九字,并以“听”字狂草出之(详见附件御押狂草之释文),一画成押。纵观其文字与线条墨彩的构成,既弘拓了苟子王制及《汉书·孔光传》“大本”之仁政,把“进德”作为“大内的本份”加以诏示;同时,又深蕴着苏东坡、陆放翁和“狂旭醉素”走笔之神韵,感情如潮、仁智相见;意蕴清邃,仪态威严。如此建构之押,唯独能衬托崇祯万国之尊及其智识之雄险,这正是崇祯内心世界之真谛。
    我们寻索通常御押诡秘之踪迹,追溯御押由“私记”为“典记”的演变,姑且不说唐代先于韦涉的唐太宗、唐玄宗许多花押署书,现仅就比崇祯早的深通百艺的宋徽宗赵佶,他不用自己名划押,却选用“天下一人”划押,但也并非帝王自称或他称,而旨在《唐书》典故中的  “斗南—人”,犹言“天下—人”以隐喻忠良。渴望得到先王高宗时执法强谏,善“断滞狱”,能“毁淫祠”,并“有知人之目”的狄仁杰千年不遇的贤臣良佐。可见崇祯是步宋徽宗之后尘和他当时的国势所触及,当然也是满足他自身创造的欲望。因而别出心裁地选用了“国土大本”、“大内一德”,这些理学名家之言划押,并以“听”字出之,当旨“听事”。
    但并非“令众臣得奏封事,以知下情”。而是通过御笔划押,与臣讲求治道,提出了“国士大本”、“大内一德”的主张,意在强调“贤良之才为兴国之本”,愿“文武百官,同心同德,勤政爱民;决定政事,听德惟聪”,作为朝廷之政令,显然是崇祯皇帝“思宗”图治,”划押求贤”的鲜明的心理图解。可见,此押非崇祯莫属。曾奉大明正朔的郑(朱)成功,在台湾铸造发行的银币,特意铸上崇祯皇帝“国士大本”,“大内一德”之御押,象征着崇祯皇帝蕴藏在御押更深层中“与万世同久”,把“恩泽加于百姓”的根本宏愿,自然显得意义非常,表明台湾也在其制御之中。可见,郑成功对崇祯皇帝御押精神的气候深刻理解。因而,特将此押铸在台湾银币上,以示对崇祯皇帝之恭。换言之,这枚银币,就是郑成功在台湾为崇祯皇帝所铸造的一枚使之“与万世同久”的纪念币。
    崇祯皇帝在御笔《思无邪》横幅及赐太监曹化淳《九思》之御书上都钤用此押,“一言以蔽之”,烘托出御笔的稳重神态,给人以力量、信赖和希望的感受。它既可使欣赏者的情感向深层流转,直抵于理性的秘藏;又可以为想象延展出无限广阔的空间。意趣天成,“境生象外”,更见其德慧相胜,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政治与艺术统一的完美境界。崇祯这两幅御笔能连同其御押宝藏传世,它似乎在告诫人们,遇“难”该多“思”,以求正解。而郭沫若先生对此押,不能透过现象看清其实质:一见此押铸在台湾的银货上,即误认为是郑成功之押。一想到郑成功曾受国姓之赐,又坚持此押释文为“国姓大木”,郭沫若先生对此崇祯御押之误释,似乎为崇祯御书所题“思无邪”言中。在故宫博物院正当编纂《明清两朝宝玺》一书的今天,当应纠正。这并非与郭沫若先生生前对此御押的定论相左,而是以笔者之见加以澄清,免致张冠李戴。
(此文载《广西书法家协会第八届书学研讨会论文选集》及《中国美术论文集》并获奖。)
 
 
中国文化部 中国文化网 中国文明网 世博网 中国文联 中国作家网 中国美术家协会
中国书法家协会 中国电影家协会 中国戏剧家协会 中国摄影家协会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中国宋庄网 北京798艺术区
 
版权所有: 中国文化学会 Copyright © 2000-2019
电话:010-5286 5288    5286 5299
www.zgwhxh.com.cn    E-mail: zgwhxh@163.com
本网站内容部分来自网络,如有版权争议,请及时来电或电邮联系本站
   京ICP备09075582号 法律顾问:北京龙邦律师事务所 唐 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