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中国
 汉字书法
 美术中国
 音乐中国
 影视中国
 舞蹈曲艺
 摄影中国
 戏剧中国
 雕塑建筑
 中医文化
 民间艺术
 武术杂技
 
当前位置:中国文化学会 → 舞蹈曲艺 → 详细内容
 
 
相声界草根英雄--郭德纲
【换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郭德纲现象"

      狗年新春,大年初三到初八,从天津、从河北、从山西以及从北京城各个角落准时准点赶往前门广德楼的人们,就为了看一场年前门票即已售磬的相声专场---德云社相声开箱(新年第一场演出业内俗称"开箱")晚会。开场前夕,门票在"黄牛"手中的价格已经被炒到原价的三倍。
      晚上7时整开场后,还有很多相声迷盘桓在小剧场门外。有人半开玩笑问:"有卖站票的吗?要连站票都没有,干脆卖我吊票挂墙上算了,一个钉儿能吊俩人呢"。而此时,场内气氛火爆,台上演员抖出的一连串"包袱"更是让台下观众前仰后合,更有观众跟随着"德云班主"郭德纲的太平鼓词一字不拉地轻声唱和。一个年纪看上去不超过25岁的男士笑着对记者说:"这哪是听相声,整个儿就是一春节联欢晚会嘛。"
      2005年冬天,一个叫做"郭德纲"的名字一夜之间蹿红了大江南北。"去听郭德纲的相声",成了年轻一族中走俏的新时尚。他的相声迷自称为"钢丝",而资深钢丝则自封为"不锈钢丝"。中国的大众传媒,更是破天荒开始对这位从小剧场走出来的年轻相声演员进行了电视里有影、报纸上有字、广播里有声的集中报道--先是占据大小报纸的娱乐或社会新闻头条;接着是电视台开始不惜辟出大段时间专门谈论郭德纲和播出他的相声;网站也不甘寂寞,网络直播、郭德纲的个人博客、相声网站,同样赚取点击率无数。
      这一切,媒体一语概之"郭德纲现象"。
  坎坷之路
      事实上,郭德纲和他的北京德云社的同仁,此前在京城前门大栅栏说相声,已整整10年。从10年寂寂无名到一夜成名,人们用不同的眼光审视着正在成为时尚符号的郭德纲。回归传统成就了郭德纲?
      一个从小剧场走出来的相声演员,因为在民间火爆而引来媒体关注,这和以往人们思维习惯中的电视相声,或者说是以往相声火爆起来所遵循的路线,看上去截然不同。
      1981年,郭德纲8岁,开始正式拜师学艺,学的是评书,第一个师傅是天津评书艺人高祥凯。学评书并不像他在舞台下面看到的有趣,每天早上师傅还没有醒,他就得起床收拾屋子、沏茶,等师傅起床教他背段子。段子教得差不多了,就得开始自己练。每天早上四五点,他都会起床去河边喊嗓子、背段子、唱曲子,等到七八点钟晨练的老人来了,他就可以下课了。这一喊就是3年。
      接下来的几年里,郭德纲跟盲艺人王田雨学西河大鼓,跟常宝丰等天津艺人学相声,没有拜师,一直学到15岁。
      "传统相声需要七八年童子功。"郭德纲说,所谓"说、学、逗、唱",其实光"说"就包括说、批、念、讲四种手法;"说",又包括吟诗、对对联、猜谜语、解字意、绕口令、反正话、颠倒话、歇后语、俏皮话、短笑话、趣闻轶事……"批",要会《批生意》、《歪批三国》、《批聊斋》……"念"的内容就是《菜单子》、《地理图》、《洋药方》等……"讲",要会的有《讲帝号》以及单口相声《解学士》、《化蜡钎儿》……
      学了五六年,郭德纲才第一次有了正式登台的机会---"天津消夏相声晚会"。说是相声晚会,不过就是在游乐中心搭一个露天台,扯个横幅,再支上两个话筒。郭德纲穿着白衬衣、蓝裤子就上场了,表演《五行诗》。第一次站在台上,郭德纲放眼望去,台下几百人,有吃东西的、上厕所的、聊天的,就是没有看他表演的,他突然扫到舞台右边角落有一个大胖子,留着小平头,戴着宽边眼镜,坐在轮椅里,一直冲他笑,郭德纲也没管他究竟为什么笑,"反正他就是对我笑了",他像抓到根救命稻草,干脆直接对着他说完了这个节目---还好,直到他下台,胖子一直也冲着他笑。
      郭德纲一直很在意自己"10年扎实的基本功",虽然严格说来,他在天津学艺的时间是7年,截至他上北京寻找出路。
      "当时全国都兴到北京来发展,是条好狗都要到北京来叫叫。"郭德纲说,他这条"好狗",前后来了3次北京。
      1988年春,15岁的郭德纲跟着一个朋友去北京报考全国总工会文工团,他不知道,他们和千千万万类似的"好狗",有一个统一的称谓:"北漂"。朋友在团里有些关系,两个人也还算顺利地留在团里,偶尔也能去四川、河南演出。
      "有个正式单位,有固定薪酬和住所,定期有演出,慢慢积累些关系,认识几个大腕,跟着上电视、上晚会,每个月能收入八千一万的。"初到北京的郭德纲对未来的想象力也不过如此。
      郭德纲没有想到,一年之后的1989年,就在他的人事关系马上要被调入全总文工团的时候,北京统一规定:外地户口必须返回原籍。郭德纲没有例外地被打回天津,分到一个文化单位接着搞曲艺。
      6年平淡、无聊的生活后,郭德纲决定二次上京,想象着能找回一些"圈子"里的关系,所以信心蓬勃地在前门大栅栏一个小旅馆里开了个床位,15元一天,同屋的还有10多个生意人。"找到关系就搬过去"的想法现在看来太幼稚,五六天过去了,他的"关系"都不愿意跟他产生任何关系,"我又不是来住旅馆的",郭德纲灰溜溜回到了天津。
      这时他开始转做生意,只不过做什么赔什么。生意不成又开始唱戏,跟着戏班子到乡下演出。一次去河北文安表演,演员都借住在老乡家,当地水碱性很重,唱戏要画很浓的妆,到卸妆的时候发现用水根本卸不掉,只能带着花脸睡觉,第二天妆模糊了,只能在旧妆上画新妆,这样油彩在脸上反反复复,没几天脸就被折腾得又红又肿。
"在这里吃苦还不如去北京吃苦",郭德纲打定主意第三次进京,这时是1995年。这次郭德纲做足了准备,青塔、大兴,哪里的房子便宜他就住在哪里,只要有演出的机会他就上。最终他找到了一个沙子口的小京剧团,对方答应每月给他1000元,"最起码能有钱吃饭了"。戏唱了两个月,他一分钱都没有拿到,找对方理论,得到的答复是:"要钱就接着唱,不干也可以走人,但之前的2000元也别想拿到。"郭德纲只好接着唱,有一天演出晚了,公共汽车没了,他打不起车,就从市区走了20多公里,徒步回到大兴的出租屋里。
      连郭德纲自己也没想到,转运是从影视圈开始的。当时,北京给他的印象是:"人人都跟央视有关系。"他认识了一些"自称是央视编导的人",开始谈剧本、写策划。经常是自己的剧本写出来了,对方才拿着剧本去找赞助,电视剧《非常档案》和《正德皇帝下江南》就是他的手笔。他还做过民间艺术专题、美食节目,拍过果汁广告。郭德纲对影视圈的心得是,"比相声圈好混多了"。
      直到有一天,他在北京南城一个茶馆,看见一帮10多岁的小孩在说相声,他一时兴起也站到了台前。小孩问:"你也学过相声?""我也学过。"郭德纲说,这句问话他等了好多年。
      玩票让郭德纲发现,相声是有市场的,于是他开始招兵买马,找到了另外两位相声演员张文顺和李菁,几个人凑在一起开始在北京的茶馆里说相声,就叫"北京相声大会",听一场10元。
      创业阶段几乎任何事情都是一幕惨剧,郭德纲说:"最惨的一次,我们试过给一个观众表演。寒冬腊月,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他们还是站在门外喊人进来,好不容易有个人进来了,可能只是想进来暖和一下身体,台上演员照样有模有样开说,说不到一会,这个观众的手机响了,演员就停下来等他打电话,那个人也不好意思地很快讲完了,我上来跟他说:'你得好好听,上厕所也要给我打招呼。我们后台的人可比你多多了。'"
      郭德纲推行"一个也得演"的方针时,并不知道原北兵马司剧场经理袁鸿也在台下的观众中,更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让自己在媒体上成为铺天盖地的新闻主角。
      2001年袁鸿正在筹备做台湾赖声川的剧场相声,想扩展到海峡两岸相声交流上去,于是袁鸿开始留意北京和天


                                                [1] [2] [3]
 
中国文化部 中国文化网 中国文明网 世博网 中国文联 中国作家网 中国美术家协会
中国书法家协会 中国电影家协会 中国戏剧家协会 中国摄影家协会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中国宋庄网 北京798艺术区
 
版权所有: 中国文化学会 Copyright © 2000-2014
电话:010-5286 5288    5286 5299
E-mail: zgwhxh@163.com
本网站内容部分来自网络,如有版权争议,请及时来电或电邮联系本站
   京ICP备09075582号 法律顾问:北京龙邦律师事务所 唐 勇